42亿损失绊倒白马股“隐形黑仔”攻击盐湖股

目前青海盐湖工业有限公司在春燕刘(以下简称“盐湖股份”),000792。深圳),曾经是一家风景优美的公司,现在陷入了巨额亏损的泥沼。

根据盐湖集团2017年年报,公司营业收入达到117亿元,同比增长12.88%,母公司净利润为-41.6亿元,同比下降1318.77%。

为什么白马股曾经遭受巨大损失,而拥有大量盐湖锂和其他资源的盐湖股呢?聚奎益智盐湖公司是青海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的大型国有上市企业。主要从事钾肥、化工原料和化工产品制造。也是目前中国最大的钾肥工业生产基地和盐化工基地。

一旦白马股票跌入巨额亏损的行列,这是自然的还是人为的灾难?记者给盐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兴富打了电话,他说会议期间沟通不方便。

对此问题,盐湖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吴文豪告诉记者,盐湖集团的本质并没有改变,但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困难。

困难是暂时的,盐湖资源仍然是聚宝盆,它们的未来价值仍然很大。

去年,该公司的实际经营损失并不大,包括30亿元的减值损失,而正常损失只有11亿元左右。

据报道,造成正常亏损的主要原因包括近年来钾肥价格历史低位,其他化工项目亏损增加,主营业务业绩不足以弥补亏损。2017年,该公司旗下两家公司发生安全事故,直接导致两个项目长期停工。

盐湖股份坐拥中国最大的干涸内陆盐湖——察尔汗盐湖,总面积为5856平方公里,是中国最大的可溶性钾镁盐矿床。

湖泊富含钾、钠、镁、硼、锂、溴等自然资源,总储量超过600亿吨,其中1,818万吨氯化锂已初步探明,居全国首位,是一个特大型锂矿山,占全国探明储量的90%以上。

根据2017年中国钾肥工业峰会的信息,钾肥工业可能会受到化肥“零增长”政策的影响。

作为该公司的主要钾肥业务,盐湖的股票会让情况变得更糟吗?吴文豪告诉记者:“近年来,公司钾肥产量已达到550万吨,钾肥业务的重心不断提高。

然而,由于外部影响,我们不能继续快速增加生产能力。

除钾肥业务外,近年来盐湖股份一直在大力投资建设盐湖综合利用项目,主要生产化工产品。

有趣的是,盐湖城股票选择的时机似乎并不理想。

根据盐湖城公司此前的公告,公司业绩下滑的原因是化工综合利用一、二期亏损较上年大幅增加,海虹化工及三元硫化化工项目固定资产拨备增加,在建工程减值拨备增加。四大工程总投资446.8亿元。

近年来,在消除产能过剩的背景下,许多行业已经放缓。

盐湖城已经借了数百亿美元启动了四个主要的化学项目,这些项目一再被推迟。

吴文豪向记者解释说,公司管理层无法做出大规模投资的决策。

该项目是通过专家组论证、股东等多方决策决定的,不是盲目投资。

除钾外,盐湖资源还含有钠、镁、铝等阳离子物质,其中阴离子以氯化物的形式存在。

氯是一种有毒物质。采矿过程中产生的氯只能通过工业延伸转化为聚氯乙烯产品。

成本“黑仔”根据2017年盐湖城存量公告,下属柯蓝锂产业升级改造项目完成后,明年可逐步生产电池级碳酸锂,产能1万吨。

除了改造生产线,柯蓝锂工业还与比亚迪达成了合作。

该公司对比亚迪电动车的未来前景持乐观态度,并计划通过与比亚迪的合作将其碳酸锂业务扩展至汽车电池。

2018年2月,总投资近80亿元的两个项目正式宣布为中国最大的碳酸锂项目。

即使它陷入巨额亏损,似乎也不会妨碍盐湖继续大举投资的决心。

然而,随着公司2017年业绩报告的发布,“锂概念”似乎失去了它的魔力。

吴文豪告诉记者,股东看重盐湖在资源、技术、竞争和成本方面的综合优势。各方都在推动碳酸锂业务的投资。

根据安森证券(Anson Securities)最近的研究报告,青海盐湖2017年和2018年的产量预计分别为25,000吨和34,000吨,年增量不到10,000吨,这对于碳酸锂市场的整体供需来说相对有限。

青海盐湖2019年和2020年的产量预计分别为5.6万吨和7.6万吨,年增长量超过2万吨,增幅显著。

未来,盐湖股份可能会受益于碳酸锂市场的增长。

此外,盐湖股份还需要面对如何长期弥补赤字的局面。

此前,建设项目中四个项目的累计投资占预算的100%以上。由于该项目长期未进入正常运营,形成了利息资本化。

目前,盐湖股份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各种不断增加的成本。

其中,天然气是盐湖综合利用的重要原料。其价格上涨和担保不足不仅造成生产困难,也成为亏损的重要原因。

对此,吴文豪告诉记者,该公司的化工项目近年来一直没有盈利,主要因素是上游生产要素价格上涨。

起初,上游天然气供应商支付给公司的价格为每立方米2.41元,为0.7元,目前约为1.4元。

该公司每年有1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需求,而且该公司根本无法控制几乎翻一番的成本。

更糟糕的是,甚至天然气的供应也没有达到最初的承诺。

此外,不断上涨的电费也给盐湖股份带来巨大压力。

盐湖城项目的用电量起初是0.26元/度,现在是0.41元/度。

根据公司用电量,每千瓦时将增加0.15元,生产成本将增加10亿元以上。

除了能源问题,运输能力的短缺也成为制约盐湖份额的瓶颈。

目前,盐湖股份的铁路运费已从168元/吨增加到330元/吨,价格几乎翻了一番。

每年,盐湖股份有近800万吨的货物要运输,运费的增加是可以想象的。

吴文豪告诉记者,公司投资的大型项目都是国务院批准的循环经济项目。在项目控制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都有客观和胜任的因素。其中,恶劣气候等自然因素确实对项目进度和生产能力有较大影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