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脱离工业是我们最大的危机

美国经济那么糟糕,欧洲经济那么糟糕,日本最近那么糟糕,中国和新兴市场国家那么好吗?当前的公众舆论引导世界经济在低迷中徘徊是不准确的。我研究世界经济已经30年了。什么是世界经济低迷?大约2%,世界经济的中速是多少?大约3%,世界经济的高速是多少?大约5%。

我们有必要害怕世界经济吗?世界经济有那么糟糕吗?中国对外贸易不景气,对外需求疲软。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们应该认真考虑有多少人还在我们的外贸工作,我们的外贸利润是多少,我们的外贸质量和核心竞争力是多少。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需要深入思考。

我们正在放弃对外贸易,我们正在抓紧投资,甚至我们正在以极端的方式投机。

回顾2000年左右,是什么吸引了世界的注意力并得到了世界的认可?中国的对外贸易。

不要忘记这段历史,是中国的对外贸易支撑着中国的地位,中国的地位支撑着中国的货币。

我们的环形道路是如何形成的?从实体到优势,从优势到核心竞争力,实体是基础。

因此,从这个角度思考,我们现在在思维方法和对许多问题的分析上有很大的偏差。

我去过前海,这是一个新兴的自由贸易区。前海的负责人告诉我们前海有多少机构。我问,这些机构的金融投资比例是多少?90%。

这种配置对吗?它真的能推动和振兴中国经济,加强中国金融吗?我们都知道不会。

根据中国的经验,我们目前的定义和定位非常不准确。80%和90%的公民从事金融投资和投机。

华尔街很强大,美国金融很强大,美元也很强大。

从事金融的美国人比例是多少?40%-60%是不是我们太有偏见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当我们分析现状时,我们首先需要纠正我们的情绪,摆正我们的立场。

钢铁侠是做什么的?它是由干钢制成的。钢有什么优点?钢铁的弱点是什么?不,没有核心技术。

自2012年以来,钢铁遭受了巨大损失。钢铁侠做了什么?干期货、干石油、干黄金、干农产品,剩余的资本存量集中于金融,集中于投资。

这个领域是一个发人深省的教训和血腥的教训。

如何看待我们的经济形势,如何看待我们上网和买彩票的热点,对我们了解客观情况、国情和世界都非常重要。

因此,基于我对国际市场30多年的观察,从外部风险的角度来看,我将从三个风险角度证明外部风险正在增加。第一个是美国因素,将涵盖三个焦点:第一个是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在调查世界,一直在欺骗世界。我将提高利率,这已经成为世界上的一个敏感点。

美联储已经将利率调整到0。美联储反过来又是第一个加息的机构,忽视了加息的现实和历史过程。美联储已经将利率提高了0.25%至0.50%。如果美联储加息,美元会升值吗?它将被添加两到三次,也就是说,1%到2%。提高美元利率如此重要吗?从美联储的角度来看,他非常想加息,因为他加息不仅是一项政策,也是一项战略。

我们看到的是短期的。美国人有长远的计划。想想2000年至今。他已经两轮降息。第一次降息13次,第二次降息10次。第一个低点是1%,第二个低点是0。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美国有自己的特点。它不关注自己的国家。美国9月11日的金融危机没有看到自己的国家,而是看到了整个世界。因此,美联储加息不同于所有央行的核心担忧。

我们担心什么?欧洲在国内关注什么?在国内,日本关心什么?祖国。

我们是一种正常的货币,所以我们的货币的焦点在国内!美元是正确的货币。它有定价权和报价权,所以它的货币供应主要是海外的,而不是国内的。60%的美元在世界上,40%的美元在美国。

欧洲和日本80%的货币在国内,20%在海外。

99%的中国人应该在国内,目前只有1%在海外。

我们有货币状态吗?我们有一个完整的金融市场吗?我们有真正的市场经济吗?美国不得不拼命印刷钞票的原因是美元的霸权正在巩固。过去,金融是美元,现在金融和商品都是美元霸权。

第三个问题是美元。强势美元别无选择,只能让其货币政策贬值。目前,市场舆论的方向有许多变化。唯一不变的货币升值削弱了竞争力,货币贬值增强了竞争力。美国是一个如此先进和现代化的国家,它遵循最传统的货币原则。中国有什么资格放弃货币贬值?

因此,从这个角度思考,有许多发人深省的东西。问题是我们能否冷静下来,能否学习一些专业技能,能否权衡历史与现代,能否权衡国家和地区,能否进行深入的论证。

有一个启示给我们,我们的网络很发达,没有思想是一种风险,信息很快,没有自己的判断是盲目的。

其次,最大的外部风险是负利率。负利率正常吗?负利率是不正常的。为什么一个不正常的趋势被全世界所追求和关注?

我们如何知道负利率?我们必须停止生产和发展。只要有利率和回报率,这种情况就无法持续。

因此,负利率扭曲了我们的宏观调控,扭曲了我们的心态,扭曲了我们的结构。这是一个严重的负面影响。

货币竞争,欧元挑战美元地位。

美元不会放弃欧元。他必须摧毁欧元,所以他积极推动英国离开欧盟。他帮助了美国人、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英镑的影响和石油价格。他正在做作业。他正在做他的工作。真正的长期目标是分裂欧洲。这是为了分裂欧洲,最终击败欧元。

中国如何应对这种局面?这个地区是一个巨大的风险点,也是中国最大的机遇。我们需要清晰地思考并充分地展示它。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脱离内部突破,脱离行业是我们最大的危机。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迷惑这个阵营,以及中国是如何在30年里获得荣耀的?是工人们做了这项工作,也是这项工作把中国带到了今天。

我们过去有钱吗?没有钱,今天我们有钱,但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我们的主要主张。做好我们的主要工作、专业、岗位和工作是我们对未来经济的希望。

外国商人不交易和对冲。它对宏观经济有多大影响?外汇储备波动很大,外贸顺差波动很大。

我们宏观调控和市场的混乱与每个人的行为都有关系。

不用花言巧语,不用例行公事地分析中国经济,中国经济就要走L形。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中国是U型的,在长期低迷时期会有反弹。然而,这两个“U”形支柱过去依赖于扭曲的速度和规模结构,而未来依赖于质量、技术和合理的产业布局。

第一个支柱是传统的,第二个支柱是改革的新常态。

我们需要做的是有耐心和耐力,徘徊在U形的底部,调整,学会放弃,勇敢和进取。

一带一路是一个大战略。一个大战略是一个长周期。我们不能把一带一路作为短期投机套利工具。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经济需要再次崛起。它需要冥想、心灵的平静、职位的概念和主要业务的概念。

互联网是很火的,两年以前在出现这个词的时候我就坚决反对,我在所有论坛都呼吁互联网是工具,不能用互联网+主业,要主业+互联网,钢铁+互联网,造船+互联网,外贸+互联网。互联网非常受欢迎。两年前,当这个词出现时,我坚决反对。我呼吁所有论坛把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不要使用互联网plus的主要业务。它应该是主营业务+互联网,钢铁+互联网,造船+互联网,外贸+互联网。

我们要学会分析,我们要找到良好的主次关系,理清他们的主业,中国的经济肯定会好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