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决定结束黄鞠的“休息”政治生活

中国香港趋势月刊记者罗冰报道,10月26日,中央政治局通过了黄鞠留任休养的决定,从而结束了黄鞠的政治生涯。

10月26日,中央政治局通过了《关于黄鞠辞职休息的决定》。

《决定》主要内容如下:黄鞠同志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组织的会议上,向中央提出辞去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职务。

中共中央六届六中全会后,黄鞠同志再次向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和中央政治局“提出真诚而强烈的要求,要求组织接受辞职,回国休养,并接受组织的审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讨论后,就如何有利于党的工作、如何有利于大局、如何着手筹备和召开十七大、如何构建和谐社会、如何加强党的建设和廉政建设、如何实行法治和从严治党、如何有利于黄鞠同志的健康、治疗和休养等问题,征求了一些老同志的意见。考虑到如何使中共上海工作组受益等各种因素,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决议,立即生效:(1)黄鞠同志将留任休养;(2)黄鞠同志休养期间,不负责党和政府的内部工作。(三)黄鞠同志休养期间,出席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和中央政治局会议。(四)中央政治局和国务院根据情况授权黄鞠同志在休养期间参加礼仪活动。

“留职休养”与“请假休养”之争中央政治局常委曾就黄鞠是“留职休养”还是“请假休养”发生过争执。“留在岗位休养”,表面上看,政治地位没有改变,随时都可以称之为“养病”。然而,”休假休养”导致了官方头衔的取消,这使得取消休假变得困难。

黄鞠无法逃脱社保基金案的指责。陈良宇的最后一道防线已经崩溃。

陈良宇已经承认,他已经就社保基金事件咨询了黄鞠。

黄鞠回答说:“由你决定。

可以肯定的是,不要赔钱,处理一些风险较小的关系,内部沟通。

然而,黄鞠在自我批评中说:(一)一再告诉于凉要遵守规则,不要再制定新的规则。

超过40亿元,不是400万到500万元,“生吃”,谁也不能承担责任。

(一)打电话给陈良宇,在常委会和市长会议上讨论。

根据陈和黄的说法,无论谁再保护过错,都已经证明黄鞠不能逃避责任。

关于社会保障基金,中央政府已明确规定将其存入国有商业银行,并购买国债。只有经国务院批准,才能购买欧美国家的债券。

然而,陈良宇借给私营企业40多亿社会保障资金,这是违法的,黄鞠也难逃罪责。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报告说,上海市委和市政府班子已经基本腐烂。自陈良宇9月25日卸任以来,上海、浙江、江苏、北京等地的党政机关和国家机关共发出2700多封来信,要求中央政府、国务院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深入调查上海社保基金重大案件,以提高透明度,赋予人民知情权。

10月30日,中共又向上海派遣了60名人员。

根据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最新报告,上海市委、市政府班子已经基本烂掉,涉及非法经济活动和非法来源,以及其他省市的党政高级干部及其亲属。

有消息称,2500多名高倩和退休的高倩家庭成员的部分资本外流到了香港、欧洲、美国、加拿大和中国其他地方。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报告还指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进入上海后,发现许多原始文件和档案已被销毁,并从市、局、区转移,从而加快了工作进度。

至十一月初,上海市已有四十多名干部外逃、失踪,七名干部自杀,涉及资金资产达三十八亿多元。截至11月初,上海已有40多名干部逃离并失踪,7名干部自杀,涉及38亿元以上的资本资产。

黄鞠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10月27日。黄鞠飞往上海“留任”休养。

10月28日,黄鞠出席了第二届中印尼能源论坛。

11月1日,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在上海举行。黄鞠和他的妻子一起参加了会议,可能是为了利用这个机会给他的妻子一个好的鼓励来洗刷她在社会上的坏名声。

11月8日,黄鞠在上海会见了阿尔及利亚总统。

然后他去青浦疗养。

10月30日,上海市委代理书记兼市长韩正只在市委常委会上表示,黄鞠希望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11月4日晚,胡锦涛代表中央和国务院,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会议上,为48个国家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举行了盛大宴会。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八名委员出席了会议。

报告中只说“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了宴会”。没有发现黄鞠的迹象,报告中也没有提到。黄鞠似乎开始逐渐消失在政界,这也意味着他的政治生涯结束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