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先生和他的儿子怎么样了,他们以“好价钱”清仓出售海达的股份?

海达股份(300320。深交所)在6月30日下跌,当天他们恢复交易。

此前,海达股份的重大重组受到深交所和市场的质疑。

麻烦不止于此。涨停后,海达股票遭遇了浙江永强实际控制人谢贤兴和谢简雍的清算计划(002489)。深圳)。

海达的股票对投资不再有吸引力,还是谢家和他的儿子急需资金?事实上,海达股份和浙江永强股份都失去了并购重组的机会。

相比之下,浙江永强的表现近年来波动较大。

焦虑不安的海达股份的最新公告显示,谢先兴在7月3日至5日期间减持了海达股份的5%,获利约2.1亿元。

谢贤星的动作极快。削减计划于7月2日宣布,随后立即宣布。

减持计划显示,由于个人投资和资本安排的需要以及信托产品即将到期,谢先兴和谢简雍将在未来6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或二级市场竞价减持海达10%的股份,减持完成后将不再持股。

数据显示,谢贤星直接持有海达4.04%的股份,并通过信托计划(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瑞英第63单基金信托)间接持有3.67%的股份。

谢简雍直接持有2.29%。

两家公司共同持有海达10%的股份。

根据海达股份此前的公告,2016年7月至12月,谢先兴和谢简雍通过集中竞价购买了海达股份2933.49万股,提价幅度在11.809元/股至20.13元/股之间。

当它两次提卡时,它清楚地表明,从股票投资中寻求增值收益是提卡的原因之一。

清仓大甩卖是因为谢和他的儿子从股票投资中获得了增值收益,还是因为海达的经营和并购重组存在隐患?“降价是他们的事,我们不知道为什么。

然而,我们收购资产没有问题,公司将推进领导看中的目标。

“这是海达证券代表周洪平在记者致电董秘办公室时说的话。

事实上,6月16日,海达股份披露了一项重组计划,以3.29亿元收购第三板新上市公司科诺铝业95.3235%的股份(832210.oc)。

6月20日,海达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其重组的调查函。

此外,证券市场《红色周刊》(Red Weekly)6月24日质疑河野铝业2016年年报和海达股份并购报告中披露的河野铝业2016年五大供应商数据的明显差异。

6月27日,科诺铝业有限公司以“员工疏忽”为由发布了经更正的年度报告,并更正了相关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收购目标还是海达股份本身,其经营状况都值得警惕,最明显的迹象是应收账款太多。

众所周知,应收账款的过度积累会严重影响公司的现金流量,而存放多年的应收账款更有可能成为坏账。

根据公告,截至2017年3月31日,河野铝业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9592.46万元,全部应收客户款项,占总资产的64.02%。

海达股份给出的解释是由于科诺铝业销售的增加导致应收账款的增加,同样的解释也发生在自己身上。

记者查阅了海达股份多年的报表,发现海达股份的应收账款不断增加。

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应收账款达到4.44亿元,占总资产的36%以上。

2016年,海达股份应收账款4.73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

海达有限公司的许多年报都声称公司的应收账款水平很高。首先,由于国际国内经济形势,下游客户资金短缺。第二,由于行业结算方式的原因,收款率较高的航运部门在公司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有所下降,而轨道交通、建筑等涉及工程投资和建设的行业应收账款周转率相对较低。三是公司下游客户部分项目建设进度暂停、延期或放缓,生产周期延长,导致公司资金回报率下降。

此外,2016年度报告显示,本期实际核销的应收账款接近88万元,其中包括难以收回的对中铁十六局集团北京轨道交通项目部的付款,而在几份年度报告中也存在类似的应收账款核销情况。

这不是应收账款过多的唯一后果。海达股份公司2016年现金流量比上年下降73.62%,至2536万元。

2017年第一季度的现金流也比去年同期减半。

对此,周洪平表示,即使应收账款积累了很多,也不值得担心。

海达股份未能通过清仓减持是由谢永强和他的儿子——浙江永强的实际控制人——发起的。

那么谢氏父子是否缺钱?2月6日公告显示,浙江永强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向控股股东借款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同意公司向控股股东临海市永强投资有限公司借款99141.40万元,用于偿还公司银行贷款,借款期限为两年,借款利息为每年1%,并授权公司董事长即谢建勇办理上述借款事项相关文件的签署等事宜。谢家缺钱吗?2月6日的公告显示,浙江永强董事会通过了《向控股股东借款及关联交易议案》,同意公司向控股股东临海永强投资有限公司借款9914.1万元,以每年1%的利率偿还公司两年期银行贷款,并授权公司董事长谢简雍办理上述借款事项等相关文件的签署。

值得注意的是,谢先兴和他的儿子谢简雍等人共同持有临海永强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谢先生父子控制的控股股东可以借近10亿元给上市公司偿还银行贷款,这说明控股股东并不缺钱。

这一结论得到了浙江永强东王米红阳记者的证实。

“他们不缺钱。清理他们持有的海达股份可能只是一种财务安排。

浙江永强之所以想借钱,只是因为它急需资金结售汇。闲置资金不能使用。

”王红阳告诉记者。

近年来,浙江永强发布的关于利用闲置募集资金进行金融投资的公告最多,这可能会带来风险,而浙江永强正是如此。

2017年2月初,浙江永强发布业绩公告,显示2016年营业收入为37.9亿元,同比增长7.03%。净利润5926.9万元,同比下降88.5%。受证券市场波动等大环境因素影响,公司股票、基金等投资业务收入下降5.44亿元,同比下降114.46%。

对于净利润的大幅下降,浙江永强指出,一方面,存货估计有可变现净值,存货跌价准备为9375万元。此外,控股子公司北京联拓天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联拓”)未达到预期业绩,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9700万元。

2010年10月,浙江永强公开发行6000万元普通股,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2.1642155亿元。

2015年8月,浙江永强利用4.38亿元的超额资本收购了北京联拓60%的股份。

据了解,北京联拓属于旅游业,主要为旅游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企业提供旅游资源产品的分销和金融结算服务。其主要业务包括机票分销、旅游分销和旅行社业务。

浙江永强表示,收购北京联拓后,将发展“互联网+旅游”的第二大主业,打造“家居+旅游”的双重主业。

事实上,北京联拓收购时的表现极其丑陋。

记者在查看原始公告时发现,北京联拓在2014年损失了数千万元人民币,在2015年1月至5月损失了近500万元人民币。

在这种情况下,浙江永强以高价收购了北京联拓。

北京联拓及其创始人确认,从2015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以下简称“业绩承诺期”),扣除北京联拓累计的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应不少于1.2亿元,业绩承诺期内净利润和交易流量应逐年增加。

现实是一个重大打击。2015年,北京联拓的业绩为-5792.44万元,2016年为-4106.44万元。

未来两年,北京联拓能否从亏损近1亿元转变为净利润不低于1.2亿元,仍有待市场检验。

“我们也在努力让北京联拓做更多的对外合作,但真的很难实现承诺的结果。

”王红阳说。

发表评论